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暴戾皇叔by摆米饭 姜佩环萧南夜免费完整版

来源:rmc   作者:摆米饭   时间:2022-09-22 17:25:05

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暴戾皇叔姜佩环萧南夜的小说名字叫《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暴戾皇叔》,是作者摆米饭创作的重生小说。。。。

取不下来的戒指

一旁的叶晓看见韩风这个样子,眼中全是鄙夷。

但韩风却像是没有看见一眼,继续说道,“大小姐,您人美心善,就当是救我一命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,必定要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

姜佩环觉得自己要是不出声打断,韩风能说到天亮。

“戒指我收下了,你可以回去复命了。”

“多谢大小姐,韩风告辞。”

一听这话,韩风立刻站直了身子,人也恢复了正常,脸上哪里还有半点的哀伤之意。

看见他这个样子,姜佩环眼中有几分无语。

也不知道那个男人那样清冷的性子,是怎么忍受得了性子这么跳脱的手下。

成王府。

“主子,我回来了。”

萧南夜正看着桌上的画像,听到声音,他抬起头,眼中有几分期待,“如何?”

“她可有说什么。”

“主子,不是我说您,你说别人送姑娘家礼物,都是一些珠宝首饰什么的,你再看看您,不是匕首就是暗器。”

“你懂什么,本王看中的人,能是一般人吗?”

“废话少说,东西她收下了?”

“有属下出马,自然是马到成功。”

“那她可有说什么?”

听到萧南夜的话,韩风沉默了几秒,随后轻声开口,“大小姐说改日亲自谢您。”

“她真这么说?”

男人眼中全是喜悦,看见自家主子眼中的神情,韩风眼眸闪了闪,但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,“是的。”

梅园。

“阿嚏……”

“小姐,可是太凉了,奴婢去帮你拿件大衣。”

听到姜佩环的声音,月儿连忙出声,但却被制止了,“不用了,时候也不早了,你下去休息吧,我也准备睡了。”

说着,姜佩环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从桌边经过的时候,她看见了那个木盒子,姜佩环打开木盒子,鬼使神差的将戒指戴到了自己的手上。

红色的宝石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晕,她皮肤比常人要偏白许多,这大红色的宝石戴在她的手上,越发显得精致。

看见这个戒指,姜佩环便忍不住想起萧南夜,皱了皱眉,她伸出手握住戒指,但……

姜佩环低头看手上的戒指,加大了两分力气,可还是取不下来。

这怎么会?

半盏茶之后,姜佩环感觉自己的手传来几分痛意,之前还白皙的手指已经有些红肿,而那戒指,依旧还是取不下。

“大小姐,可是有事?”

叶晓是暗卫出身,所以习惯守着姜佩环,听到里面的动静,她站在门外轻声询问。

“无事。”

待叶晓离开之后,姜佩环也放弃了取下戒指的念头,再弄下去,她这手指怕是废了。

虽然前一天睡的很晚,可第二天早上,姜佩环还是早早的就醒了。

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她下意识看向自己额的手,红色的宝石戒指落在她的中指上,仔细看,手指还是有一些红肿,这是她昨天晚上硬要拔下戒指弄的。

“小姐,我们进来了?”

“进来吧。”

得到里面的回应,月儿才推门而入。

看见已经穿好衣服的姜佩环,月儿忍不住开口,“小姐,您昨夜睡得那样玩,怎的今日还是这么早就起了。”

“无事,到时辰了便睡不着了。”

“这是为何,似锦小姐可是天天都要睡到辰时才能起呢,偏偏小姐您……”

“好你个月儿,趁我不在,竟然在我背后编排我。”

姜似锦推门而入,假意生气的看向月儿,月儿连忙行礼,“似锦小姐,奴婢知罪,还请您责罚。”

“哎呀,你这是做什么,我和你开玩笑呢。”

看见月儿满眼慌乱,姜似锦连忙上前,被她扶起的月儿轻声笑道,“奴婢也是和似锦小姐开玩笑呢。”

“好你个月儿?”

“长姐,你看,月儿如今竟然会欺负了我。”

“长姐,你什么时候开始戴戒指了?”

姜佩环刚准备出声的时候,就被姜似锦握住了手,被她这样一喊,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手上。

不知为何,这一刻,姜佩环忽然有几分尴尬。

连忙抽回自己的手,看向姜似锦,“你这一大早,怎么过来了?”

“唉……”

听到姜佩环的话,姜似锦长叹一口气,“还不是二婶婶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嫁女,一大早让人开始装扮园子,吵的我都睡不着了。”

“三哥又回书院了,我便只能来找长姐你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我今日带你出去玩如何?”

“长姐说真的?”

听到出去玩,姜似锦的眼睛都亮了。

将军府并不限制她们的出入,但是姜似锦年纪小,想要出门,必须得有人带着。

“嗯,母亲庄子上的枇杷想来也快熟了,我们去庄子上住上两天。”

“太好了,长姐,我们这就走。”

“别急,总要和祖母说一声。”

看见姜似锦开心的样子,姜佩环心情也莫名的好了几分。

姜老夫人听说两姐妹要去庄子上,倒是没有反对,反倒是支持,“出去玩两天也好,在大婚前回来便行。”

“似锦,你在庄子上,须得听环儿的话,听到没有?”

“我知道了,祖母。”

当着老夫人的面,姜似锦满眼都是乖巧,从菊堂出来之后,她一把攥住了姜佩环,“长姐,咱们快走。”

“看你这样子,像是许久不曾出去一样。”

“长姐,如今这天气正是打猎的好时机,等去了庄子上,我们去后面的山上打猎吧。”

“父亲,母亲同大哥也快回来,我要去抓几个兔子,给他们做手炉,等到天气凉了的时候,他们正好能用上了。”

“我看你是想自己吃兔肉了。”

“长姐……”

看见姜佩环眼中的笑容,姜似锦拖长了音调,“我虽然喜欢吃兔肉,可这也只是顺便吗?”

听到这话,姜佩环摇了摇头,一旁的丫鬟也都笑了。

从将军府出去的时候,姜佩环并没有带多少人,只带了叶晓,绿儿,还有几个随从。

一辆马车就够了。

姜佩环不知道,她刚从将军府离开,拐角处便有两人分别走开了。

“主子,有消息了。”